Common Sense

RFID 条码的终结者?
近来,有关RFID的报道频频见诸媒体。有消息称,三家RFID行业联盟向位于布鲁塞尔的RFID标准制定机构“EPCglobal”提交了RFID标准建议。业内人士指出,随着RFID技术标准的确立,及其相关措施的完善,RFID将最终取代条形码识别技术,成为商品标签市场的主角。
RFID的市场化进程加快,市场价值大幅度上涨,市场关注程度急速攀升,使RFID成为2005年最热门的词汇之一。
RFID(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)无线射频识别技术,是非接触式自动识别技术的一种。与传统条形码依靠光电效应不同的是,RFID标签无须人工操作,在阅读器的感应下可以自动向阅读器发送商品信息,从而实现商品信息处理的自动化。   RFID虽然是较早的技术,但是在近几年才显出大规模发展的态势。2003年4月底,全球第三大超市巨头麦德龙(Metro)在德国的莱因博格,推出了全球第一家RFID技术概念店——“未来商店”;随后,零售业巨头沃尔玛(Wal-Mart)要求其最大的100家供应商在2005年元旦之前必须在所有的货箱和托盘上安装RFID标签;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 在2005年初也加入了RFID的阵营,并宣称今后所有进口药品都必须加贴电子标签,以保证对药品的监督与管理。种种迹象表明,RFID正在加快商业化进程,成为零售、物流业炙手可热的主流技术趋势,而市场咨询公司Forres ter更是将RFID列为2005年IT业的四大发展趋势之一。
在对RFID进行的一系列市场调查表明,RFID的市场价值十分可观。据研究机构应用商业情报公司的统计,目前全世界已经安装了约5000个RFID系统,实际年销售额约为9.64亿美元;到2008年,射频识别标签的市场总值将达到31亿美元。RFID在零售行业可以发挥最大的优势,因此,其市场份额在零售业也将占到最大。据市场研究公司IDC预计,仅零售业在RFID软件、硬件和服务上的费用将由2002年的850万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近13亿美元。
RFID受市场关注的程度不亚于任何一种新兴技术。在RFID阵营长长的名单中,我们可以发现来自各方力量对RFID的极力推动。
在市场需求方面,世界上最顶尖的零售业巨头沃尔玛、塔斯科(Tesco)、麦德龙(Metro)要求其供应商提供的商品必须有RFID标签;在中间软件开发上,有微软、甲骨文Oracle、sun等IT巨擎宣布进军RFID的软件开发;在硬件设备供应上,Alien、飞利浦、IBM等宣布针对日益成熟的RFID智能卡市场进行战略联盟;在技术标准方面,总部设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(MIT)的Auto-ID Center和日本Ubiquitous ID Center也相继提出独立适用的RFID技术标准。
RFID与条形码相比较,其基于无线射频技术,可以完成对标签内容的自动识读;高度的数据集成,可以记载更多关于商品的信息;功能强大,RFID支持的可读写功能使其在商品流通中更具威力。
传统的条形码技术是利用光电效应,利用条码阅读器将光信号转换成电信号,进而读出条形码所“储存”的信息。传统的条形码是一个“近视眼”,它只有在足够靠近条形码识别器的时候,才可以被“认”出来;而RFID标签则不同,它可以不断地主动或者被动地发射无线电波,只要处于RFID阅读器的接收范围之内,就可以被“感应”并且正确地识别出来,阅读器的收发距离可长可短,根据它本身的输出功率和使用频率的不同,从几厘米到几十米不等。由于无线电波有着强大的穿透能力,我们隔着一段距离,甚至隔着箱子或其它包装容器扫瞄里面的商品,而无需拆开商品的包装;另外,RFID的扫描速度也是传统条形码技术所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,RFID的读卡器每250毫秒便可从射频标签中读出商品的相关数据。同时,RFID支持批量处理,条形码标签需要一个一个识别,RFID阅读器可以同时处理200个以上的标签。在处理数据方面,RFID的优势十分明显。
RFID标签拥有与现有的条形码标签不可比拟的容量优势。关于RFID的“海量”,中国标准化协会Epc常务副秘书长王书军有这么一个比喻“RFID的容量足够为全球每一粒大米付一个码,它能容纳2的96次方个码,即268亿个码”。现行一维EAN/UPC条形码,其容量不过几十个字符,而容量最大的二维条形码(PDF417),最多也只能存储2725个数字,容量受限制,决定了条形码只能充当一种标示数据,而不能直接对产品进行描述,如果我们想知道产品的有关信息,必须事先建立以条形码所表示的代码为索引字段的数据库,然后通过识读条形码进入数据库。如果使用RFID标签,我们无需费这么大的周折。RFID标签的容量可以根据用户的需要最大扩充到数十K,完全有能力把一篇洋洋洒洒几千字的产品介绍纳入其中。用户在标签上不仅可以知道产品的价格、产地、制造商、产品注意事项等关键信息,甚至可以读到一些关于本产品的相关轶闻趣事。当然,前提是这些信息要由厂家写入标签。   RFID支持可读写功能。传统条形码里面的信息是只读的,如果你想改变里面的内容,增加新的信息,你只能重新打印一张条码,旧的条码就被废弃了;而RFID标签支持信息写入,你可以在标签制造出来以后通过RFID的读写系统随时写入你想要增加的信息。这一点对于物流中的节点记载、货物追踪特别有用。一宗货物,从制造商到零售商那里,目标物运输起始地点、中转地点、终止地点及目标物经过某一地的具体时间、具体负责人,都可以写入RFID标签中。这样一来,一方面明确了物品流通中的权责关系,提高物流效率;另一方面,一件货物从出厂到消费者手里,经过了多少环节,用户都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,有利于提高商品交易的透明度,让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货品。一旦你购买了贴有RFID标签的商品,你也可以打上你本人的信息,这样你在物品丢失时,或者物品需要维修时,你就不必携带发票之类的东西,标签上的信息可以证实你对商品的所有权。
另外,RFID还具有使用寿命长、安全性高、对环境要求低等优点。RFID标签的寿命最高可以达到10年以上,其拥有条形码所不具备的防水、防磁、耐高温等性能;在遇到雪、雾、冰、各种污迹等等各种恶劣的工作环境下,传统条形码的光学识别技术将会失效,而RFID依然可以正常地工作。
RFID的大规模应用过程中也存在着诸多问题。居高不下的成本,是RFID实现规模应用的最大障碍;技术上某些验证机制的缺乏带来隐私泄漏的担忧;技术标准之争,也是RFID的市场化进程受阻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价格是RFID走向大规模市场应用的最大障碍。RFID标签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,目前一个RFID标签的价格大概在25到30美分左右。这如果是对于集装箱或者汽车、冰箱之类的大宗货物来说,当然算不上什么;但如果是相对于小宗商品来讲,这一价格必然会遭到成本上的质疑。虽然Alien公司宣称,标签的价格会随着订单的增加、生产工艺的提高逐渐下降的。只要年生产量在100亿个以上,单个标签的成本就可以降到10美分甚至更低。但对大多数企业来说,单位成本需要降至3美分或更少才有可能将标签应用于单件包装消费品;另一个方面,布置RFID其他相关设备,如RF信号发射机、信号接收机、编程器、天线等也需要一笔巨大的投入。
RFID在技术上也有一定的缺陷。这表现在RFID标签无法对阅读器进行身份验证。RFID标签一旦接近RF扫描器,就会无条件自动发出信号,无法辨别其扫描器是否合法。这意味着如果有人携带一个RF扫描器上街,那么路上行人购物袋里的东西将会 “一览无遗”,这将会带来极大的个人隐私保护问题。不过,这一担忧随着众多软件巨头的加盟已经有了较为妥善的解决方案。有报道称,日本印刷、NTT和Sun三家公司已经成功地开发出具有隐私保护功能的无线IC标签系统,其原理是在标签中嵌入加密ID,即便有人读取到ID,也不会知道是什么商品。
另外,是统一的技术标准带来的担忧。目前RFID存在两个技术标准阵营,MIT Auto-ID Center与日本的Ubiquitous ID Center分别提出各自不同的基础协议。而这两大阵营中,都有不同的厂商支持。采取何种标准,势必会影响各个厂商的市场份额,进而影响产业链的积极互动合作。在RFID的规模应用中,如何协调各个厂商的利益,如何将分裂的“各路诸侯”纳入到统一的技术规范中,这恐怕要比解决单纯的技术规范问题复杂得多。
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。RFID想要承担起改变全球商品供应、销售面貌的重任,恐怕还有一段长路要走。

Prev: Proposed electronic monitoring code

Next: What is the product code? Why should businesses use barcode?

Back Page

Copyright 2018 hshy123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